在北极圈与企鹅共舞的顾榭隅。

幸会。

【冰九/冰秋/漠尚】段子。这里的雪只是有点大,我们只是放了六天的假

   现代校园。OOC炸裂天际。
  本文又称“我沈九就算是幸运E也要怼爆你洛冰河”“冰河你别哭为师真的不想看见你的眼泪结冰”“大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你的答案突然跑到了我的面前”,内含剧毒,请自备解毒剂。
  私设有,沈垣是老师,其余是学生,九妹是沈老师弟弟,冰哥冰妹也是兄弟,为什么冰哥冰妹都叫洛冰河因为我懒。
  借此表达一不小心放了六天假的喜悦,在我拨通市长电话之前,学校终于宣布了停课。 

1.冰九的场合——放假前
  “小畜生!你信不信我……”沈九将双手凑在嘴边哈了口气,扭头瞪了眼洛冰河,颇有点气急败坏的意味。
  “怒火根源”洛冰河坐在座位上稳如泰山,左手撑着脸,右手夹着签字笔飞快地转,闻言露出个略带嘲讽的笑容:“你省省吧沈学霸,你干什么我都不会信的。”笔转了好几圈,洛冰河两指突然夹住笔身,淡然开口。
  “你早上‘祝愿’我走路滑倒,说着自己差点摔了一跤。”
  “进教学楼的时候你笑我身上积的雪多,后来才发现你整个肩头都是白的。”
  “就连你刚刚说要拿雪糊我一脸,手刚碰到雪就被你哥训回来了。你说说,这都四个课间了,怎么没见你哥其他时候来,就趁着你跑出去的时候把你逮着了。——你说说你怎么这么倒霉呢,啊?”
  ……沈九在内心翻了个白眼,一点也不想和洛冰河这个小王八蛋说话。
  “……不过照这架势啊……”在被沈九的新华大宝剑灭顶之前,洛冰河话锋一转,“学校肯定要放假吧。”
  一语点醒梦中人般,洛冰河周围一小圈人都想到了这个无比伟大梦幻却又逼真的可能性。
  一传十,十传六十,全班人都开始期待放假。
  然而。
  从上午等到下午,教学楼前的树被压塌了一圈,学校居然连个屁都没放出来。
  沈九揶揄洛冰河:“我看你说的也不是很准。”语气里却有一丝沮丧。
  不哭不哭,我热爱学习,我才没有想放假。
  这种心理安慰一直持续到下午放学,沈九甚至没有听见他哥是怎么宣布放假这一欢天喜地的消息的,他终于在投诉的最后一刻把拨着市长热线的手缩了回来。
  佛系沈九: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回头是岸,放假就好。
  “我猜的准不准?”洛冰河在沈九旁边得瑟。
  沈九心情不错,只是轻飘飘地说了句:“我祝你晚上回不了家。”
  谁知道洛冰河的表情真的变了变:“大雪封路,从学校到我家……今晚是不可能了。”
  哈哈哈哈哈哈……就算沈九装逼多年,在旁人眼中早就留下清冷脱俗的印象,也控制不住自几拍桌大笑。
  但是他没有笑出来,因为洛冰河突然凑近,附在他耳边轻轻地说:“我晚上还待在宿舍,我记得你也是要等你哥忙完了再回家的吧……”
  “今晚据说很冷,我不介意你和我睡一张床。”

2.冰秋的场合——放假中
  沈垣是班主任,根据学校的尿性,他觉得事情一定不会这么简单。
  又根据沈家祖传“一到关键时刻幸运E的一定是我金身不破定律”,沈垣拿着手机看着关于放假期间班主任上班时间安排的信息在教办凌乱。
  次日沈垣全副武装来到学校,拎了一堆保暖衣物塞进沈九的宿舍后就往教室赶。放假期间除了不用早读,在校自习的时间安排和正常上课基本一样。
  教办在教室对面,沈垣核对了人数后感觉到了不对,扭头去了办公室继续核实。打开了办公室门后,只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他的桌子旁。
  洛冰河听见开门的声音,扭头见是沈垣,直接扑过去要抱抱并且埋头。
  沈垣:????????
  沈垣:“冰河……你这是……你怎么不去教室自习?”我还以为怎么了,害老子瞎担心一场!
  “老师……冷……”洛冰河抬起头,可怜兮兮地对着沈垣撒娇。
  沈垣一脸黑线地看着这个比自己还高一点的大男孩哭唧唧的模样,心里有些别扭,然而还是软了软,手不自觉地揉了揉洛冰河还带着点雪的头发:“怎么了?没带围巾什么的吗?”
  怎么可能没带!我刚刚才看见你哥和我弟弟围着一条围巾写作业!你们是兄弟!哪有一个带了一个没带的道理?!
  “那个……带了是带了……可是……”洛冰河声音支支吾吾,眼睛里的小星星越来越亮,“我不想用自己的……”
  说着他亮晶晶的眼神勾上了沈垣脖子上裹着的白色围巾,那模样特别的不可描述……
  沈垣get了。
  哦,想和教室里那两人玩同款游戏吗?
  “不行。”拒绝之后,保险起见沈垣给自己找了条十分说的通的理由,“这样做了,你怎么在教室自习?我怎么在教办工作?”
  “老师……我在教办自习好不好?”洛冰河眼睛眨巴眨巴,又是一副要掉眼泪的小表情。
  …………
  沈垣把围巾在两人颈上围了几圈,草草打理一下才问到:“对了,冰河,你要自习……你的书呢?”
  洛冰河笑容灿烂,从沈垣办公桌的柜子旁拿出了早就放在这里的书包:“这呢,老师。学生考虑事情一直很周到。”把书包掂量几下,松手后继续悄悄地吃着沈垣的豆腐。
  这小子算计好的?????!!!!
  那一天,沈垣又想起了被戏精洛冰河所支配的恐惧。

3.漠尚的场合——放假后
  尚清华觉得冷极了。
  三成原因是较上星期降了十几度的气温,七成原因是他面前面色阴沉得快滴出水来的漠北。
  “大大大大王饶命!小的,小的只是这几天忙于更文所,所以没写完作业,你看你的作业本都摊在桌上了,我就,我就……借鉴,对!借鉴了一下!”
  尚清华目光乱飞,嘴里左一个“大王”右一个“大王”,末了添一句:“大大大大王你看啊,读书人的事,怎么能叫偷,呸,抄呢!”
  至于他为什么要管一个同龄人叫大王呢……可能是因为他偷偷码字被漠北这个好舍友看见了吧。
  看见不要紧,关键是,他码的小说里的人渣反派的原型就是班主任的弟弟沈九……要是东窗事发……完了。
  于是他很有骨气的差点跪下:“大王你行行好就当没看见好不好啊啊啊啊啊啊!”
  漠北:虽然不是很懂,但我比较喜欢他叫我大王。
  尚清华一脸苦逼地啃着手指头补作业,讲实话,在文科班里他也算是吃香的,谁知一碰到数学作业就懒破天际,现在他被一道题卡住了,一支铅笔在题目上不停划着圈圈。
  在一旁的漠北突然发话:“写得怎么样。”
  “有点……”难。尚清华话一出口就拐了弯,这才意识到漠北问的一定是小说写的怎么样,“除了砍了些大纲,其他还可以……大王大王!我写到你出场啦!”若不是他还在和数学题苦苦争斗,怕是已经要手舞足蹈了。
  “怎么样?”漠北的声音突然提高八度。
  “超帅的我跟你说!又高大又威猛!”虽然这时候还是个魔族小少爷。
  “而且超强的!除了比主角差了那么一点点点点点……打败其他人都不是问题!”
  “诶!你知不知道那种冰系法师的强大!对对对!控冰的那种!比现在外头那些冰溜子强多了!大王,你知道吗?我给你的设定就是那种超——级牛的能力!”尚清华不知道用了多少个“超级”,但是在大王面前,他莫名不想提“强大无比”“恐怖如斯”这些字眼。
  漠北似乎很满意的样子,尚清华瞅了他一眼,立刻低下头与数学题继续对峙,又听见漠北低低的声音。
  “书里,让我对你……好点。”
  “咦?”尚清华抬头,一脑袋的数学公式顷刻间被抖出大脑。
  “没什么。”漠北扭头轻咳一声,转过头来又是标准的冰块脸。他拿起桌上写得工工整整的数学作业向尚清华桌上扔。
  “给你‘借鉴’一下。”
FIN.
捂脸遁走。
 

【冰秋】洛爸爸一定是一个好助攻。

现代背景。
高中毕业生冰×老师秋
天琅君出没。
私设诡异,OOC慎入。
一发完结。

  洛爸爸发现了一个很恐怖的事情。
  他的好儿子洛冰河在考前最后一个有课的下午回到家的时候,脸上很明显有被打的痕迹,胳膊上贴着创可贴,小腿上一片显眼的淤青随着他的走动晃来晃去。
  这死孩子是被谁打了?洛爸爸不由得很惊讶顺便开始崇拜那个可以打伤洛冰河的人。毕竟洛冰河从幼儿园打到高中,眼看现在快和这破烂高中say goodbye了,也没看见有谁在打架方面真能和他处于一个水平的。当年洛冰河在初三经历叛逆期的时候,洛爸爸可是跟他来过一次,从此洛爸爸发现这个大龄小白花居然有些深不可测(虽然还是怼赢了这傻小子。)。
  然而最恐怖的不是这个,洛冰河这种捧着一颗blx的中二少年,被别人打成这样理应是一副“我一定还会回来的”的架势,但是……谁能告诉我这小子相当轻松地一脸傻笑地走进家门是什么鬼啊!吓死个人好吗?!
  洛爸爸很自然地回过头去,若无其事地去帮苏妈妈洗菜了,高考后还有一整个暑假呢,到时候问也不迟。

  然而洛爸爸低估了这件事情的知名度,以至于他提早了很久就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高考前苍穹中学的毕业生是要放三天假的,苏妈妈格外温柔地问了她家的大龄儿童洛冰河想吃什么,问完之后洛爸爸就拿着老长一条购物清单在楼道里风中凌乱。
  为了家里一个毕业生,忍了吧,科科。
  租的房子走到苍穹中学只有几分钟,左右邻里基本上都是学生和陪读的家长。洛爸爸正要走进电梯,隔壁一家的门正好也开了,同样走出来一个拿着清单的老爸。
  两家人不算陌生,家里孩子都是要高考的,自然有共同话题。两个被撵出去买菜的老爸碰到一起,共同话题立刻就多得快溢出来。
  “那个,老洛啊……你家冰河昨天真勇敢啊。”
  洛爸爸看着清单上洛冰河龙飞凤舞的字,恨不得把这张破纸盯出个洞来:“啊?勇敢?那孩子一直挺有勇气的。”
  “你不知道昨天出啥事了吗?”
  “啊?”洛爸爸表示我很无辜我那智障儿子什么也没说只顾着傻笑了啊。
  这位热心老爸一路跟着洛爸爸走到菜市场,顺便给洛爸爸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校园中白花花的一片,试卷从各个楼层上被扔下来,在地上铺了厚厚一层,从苍穹中学某班发出的尖叫声把不断落下的白色纸片惊得四散纷飞。
  “快看!洛冰河跟沈老师表白啦!”
  “我靠靠靠!还带这种操作?”
  诸如此类的话语在一整个楼层响起,慢慢波及到整栋楼。
  洛冰河惴惴不安地望着沈清秋,外面的嘈杂更甚,不断有人涌进班里。他想了想,才开口道:“那个……老师,您愿意吗?”
  沈清秋快被洛冰河逼到黑板上,衣角差点擦掉刚刚他才写上去的“高考加油”里“油”字的一笔。终于,他叹了口气,认命似的扔掉了自己的老脸,朝着洛冰河深深地点头。
  我真的好害怕这孩子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哭出来啊!怎么办!
  “沈老师点头了!点头了!”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句,人群里爆发出一阵欢呼,来自四面八方的掌声跑进沈清秋的耳朵里。
  希望围观的这一群都是不会复读的毕业生,不然下个学期我都不用见人……了。
  沈清秋这么想着,突然身子一轻,洛冰河就这样用公主抱的姿势搂住他的腰身把人横抱起来。
  我靠。
  欢呼声一浪接着一浪,围观的学生很自觉地让开一条道,一路上都有人开路护送着洛冰河把沈清秋抱到语文组办公室。
  ……


   “等等,那他身上的伤……”洛爸爸很赞赏洛冰河的勇气,眉毛都微微上挑了一点。
  “哦,这个嘛……你家冰河刚把他们班班主任沈老师送到办公室里,沈老师的远房亲戚,啊就是体育组的柳清歌柳老师突然冲过来,一路把他追打到操场……”
  哦,被体育老师打的啊,嗯,看来这体育老师的拳脚功夫还是不错的。
  洛爸爸就这样开始想以后制不住这孩子的时候要不要把这位柳老师喊来帮忙。
  身为一位父亲,这真是丧(gan)心(de)病(piao)狂(liang)。

  高考结束的当天,沈清秋建议全班人都去KTV浪一浪,得到了积极响应。
  洛爸爸在家里乐得清闲,洛冰河不在家,顺便还能培养培养他那傻小子和未来儿媳的感情。
  晚上将近十二点,洛冰河还是没有回来。洛爸爸难得有一次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等人。
  突然敲门的声音响起,洛爸爸扔下遥控器去开了门,然而在门外的不止是他家的傻孩子,还有一个相当年轻的青年人。
  沈清秋冲着洛爸爸尴尬地笑:“您好,我是冰河的班主任沈清秋,冰河他今晚……有点喝多了,所以我送他回来了。”
  洛爸爸突然意识到这个未来儿媳是个男的。
  没事——男的又怎样,反正能把洛冰河吃得死死的就行,别让这小子长大了还三番五次地来找他的事。
  沈清秋把睡得昏天黑地的洛冰河仔仔细细地安顿好之后,洛爸爸也知道了洛冰河是喝啤酒喝醉的,末了在心里暗笑:弱鸡!
  时间不早了,沈清秋也没有多停留就走了,在沈清秋走进电梯的前一刻,洛爸爸在门外看着门还没关的电梯,欣慰地低声道:“不错。”
(沈老师:不错什么?等等冰河他爸不会知道了吧啊啊啊啊啊啊!我靠我的老脸不要了啊啊啊啊啊!
全世界都知道你们的事了啊沈老师。)
END

梗源自预科班的同学,他们学校有人在中考前上课的最后一天向他的英语老师告白,然后还公主抱了,弄得全校皆知。
当然被柳巨巨一路追杀到操场是我自己的脑洞。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