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鹿不是鱼鱼鱼鱼鱼

幸会。

【冰柳九】我们不如……(原世界观篇)

仍然是沙雕竹鼠小段子(现在是短毛怪)

狂傲仙魔途原世界观,柳巨巨没走火入魔,苍穹山还在,没什么大事。(我只想写小日常)有渣反世界乱入,只是走过场,没什么剧情。

上次是冰哥吃竹鼠这次轮到柳巨巨捉短毛怪啦。

冰柳九大修罗场,OOC慎入。


1.

  柳清歌在某些方面和沈清秋有着惊人的相似,比方说他也能为修炼不择手段。

  沈清秋对修为的渴望强烈到了露骨的地步,柳清歌除却方式正人君子了一点似乎也不逞多让。

  百战峰峰主手里现在就拎着一只短毛怪。

  还在扑腾,真可怜。

  沈清秋第一眼看到那只短毛怪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把柳清歌连人带怪掀到虹桥下去冷静冷静。

  柳清歌:想要修炼.jpg


2.

  洛冰河带着一身王霸之气冲进竹舍时,竹舍里安静如鸡。

  不,安静如短毛怪。

  短毛怪:放弃挣扎。

  然后他听见苍穹山上俩主子令人窒息的交流。

  “你抓这个回来做甚?”

  “吃,修炼。”

  “出门右拐百战峰谢谢。”

  “你也一起。”

  “我不想吃。”

  “这个对修为有益。”

  “我不想吃。”

  “不行。”

  “可我不想吃。”

  “……”

  倔起来的沈清秋简直没办法交流,柳清歌几回合后落败当场。短毛怪趁机吱歪一声,被柳清歌毫无波澜的眼神看了回去。

 

3.

  其实洛冰河是想留下短毛怪的,很久之前在另一个世界里,他曾在那个清静峰上看到过两只。不过比柳清歌手上拎着的更大更皮更能吃。

  只是匆匆一瞥,但几个青衣的年轻弟子和两只毛团子嬉戏打闹一派和气的场景莫名其妙就在他的记忆里定格了。

  洛.短毛怪情结.争强好胜不想被另一个畜生比下去.冰河:缺少短毛怪的清静峰不是完整的清静峰。

  念及此处,洛冰河轻咳一声:“师尊为什么不把这玩意养起来?”

  “它吃什么?”

  “竹子。”

  沈清秋笑得和蔼可亲。


4.

  瑟瑟发抖的短毛怪被洋洋得意的洛冰河提着光洁柔顺的尾巴扔进了竹林。

  闷闷不乐的沈清秋和闷闷不乐的柳清歌坐在竹舍外看着洛冰河和短毛怪离去的身影。

  沈清秋想唱一首夫妻双双把家还来祭奠自己的竹林。

 

5.

  柳清歌抱着一捆木头上了清静峰,把乘鸾当做柴刀划拉划拉,手法娴熟。

  最后他划拉出来了一块木篱,把短毛怪圈了起来。

  知名爱竹人士沈某很高兴,并投以赞许的目光。

  某柳姓美食博主表示:圈住,养肥,抓走,吃掉,升修为。

 

6.

  洛冰河常常拉着沈清秋去竹林里探望短毛怪,有时候玩嗨了还会拿着心魔剑去逗弄小玩意。

沈清秋每到此时都会产生一种错觉洛冰河退位让贤,把心魔传给了带着魔界子民希望的——短毛怪。

  然后洛冰河会双眼发亮地回头问沈清秋:“我儿子怎么样?”

  “像你像你。”沈清秋总是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洛冰河收了心魔剑,一脸惊恐地看向沈清秋,像是沈清秋沉思半晌作出“今晚畜生睡柴房”的决定一样。

  洛冰河很烦恼,自家师尊想要个孩子,但他总是忘记自己的生理构造不太适合。


7.

  洛冰河又双叒叕拉着沈清秋去探望短毛怪啦,顺带无视了柳清歌杀人,不,杀魔的目光。

  今天的短毛怪很乖,一直在啃竹子。其实小玩意食量很大,小小一块竹林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啃秃,这时候洛冰河会十分慷慨大方地用魔气催熟这一片的竹子。

  洛冰河,竹林局部荒漠化治理专家,因治沙有功,清静峰主特许其入驻清静峰柴房。

  沈清秋:谁让你在苍穹山用魔气的?还用得这么嚣张?


8.

  镜头再次切回蹲在篱笆边的洛冰河沈清秋,顺便再给躲在竹林后的柳巨巨留一个特写。

  看崽子吃得那么开心,洛冰河也不想破坏片刻的宁静。

  “师尊你听这小小畜生多开心啊。”

  “嗯。”

  “听它啃竹子的声音,多轻快。”

  “嗯。”

  “现在的声音有点沉闷,是不是竹子长老了?”洛冰河慈爱万分。

  “不,它在啃篱笆。”

  躲在竹林后的柳清歌抓着乘鸾,瞬间暴起。

  柳清歌(2)+怒气值(2)+吃短毛怪的决心(1)=5=洛冰河(5)。


9.

  柳清歌又双叒叕把篱笆加固了,还十分有心地在篱笆旁边裹了一团灵力。

  于是洛冰河再来时,短毛怪连竹子也不吃了,两个爪子扒在篱笆的缝隙上乱扑腾,一双眼睛紧紧盯着洛冰河腰间别着的心魔剑。

  怕不是要成精。

 


10.

  迫于师长威严,洛冰河被迫失去了佩剑探望短毛怪的权限。

  洛冰河难过的想要嘤嘤嘤。

  算了算了,人设不能崩。

  与此同时,柳清歌迫于同门师兄的威严,被剥夺了在篱笆周围使用灵力的权限。

  沈清秋:有了你的灵力,我的竹子都变笨了。

  洛冰河:承让承让。

  柳清歌:彼此彼此。


11.

  短毛怪长大了。

  洛冰河有一种孩儿成人的成就感。

  柳清歌从灵溪洞又一次闭关回来,修为有增,对短毛怪反而没有太大执念了。

  沈清秋看着越划越大的短毛怪养殖圈,全然没了以前心痛无比的感觉。

  沈清秋:麻木不仁。


12.

  特别十分非常无比高兴得洛冰河得瑟极了,因为这个世界的清静峰也是有大短毛怪的清静峰了。

  他迫不及待地劈开空间来到了另一个世界,想要炫耀。

  然而他发现,这个沙雕世界的短毛怪成双成对,小小短毛怪已经生了一窝。那个讨人厌的嘤嘤怪把小小小畜生分到十多个麻袋里,要给其他十一个峰都送去。

  为了表达对另一个柳清歌的谢意,另一个沈清秋还往送到百战峰的麻袋里多添了一只短毛怪。

  冰哥:沮丧。

  沈大大:我总觉得有什么人OOC了。


13.

  柳清歌受到了洛冰河的质问:你当时怎么只捉回来一只短毛怪。

  柳巨巨:???


FIN

好了下周要考试了,祝我幸运。寒假开始写正儿八经的文,一个傻吊段子作者想要证明自己。


摸鱼鱼鱼鱼鱼鱼。不想上课。

【冰柳九】我们不如……(现代篇)

  沙雕竹鼠小段子。

  没文笔还OOC。慎入。

  霸道总裁冰+大学讲师柳×大学讲师九

  私设柳和九住在大学教师公寓里,目前同居,冰哥每天日常串门。

1.

  沈九最近迷上了华○兄弟的快乐小视频。

  洛冰河对此感到十分不屑,然后开始表达对此行为的唾弃之情。

  心中唾弃的同时开了一包薯片坐在了沈九旁边。

  “你在干啥?”沈九回头。

  “看屏幕中倒映着的你。”洛冰河从容不迫。

  刚刚回来的柳清歌在门口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洛冰河面上带笑,体态仍如之前那般从容不迫,周身都有一股即将迸发而出的力量。

  用网络烂文的叙述方式大概是:这个男人,即使在被罚跪的时候也散发着光芒!

  也许是柳清歌夜视能力极差,他迈过那道光直接进了门。

  “洛冰河的罪行?很多。第一,他吃了我的薯片,第二,他盯着我的电脑,屏幕被他看得膈应。”沈九吃着黄瓜味薯片如是说。

2.

  柳清歌进屋时,电脑上一只竹鼠正在嘤击长空垂死挣扎。

  他突然想到每个学期末,沈九班里挂了科的学生,望着沈九的表情那叫一个五颜六色五彩缤纷五花八门。

  柳清歌明了,怪不得沈九喜欢看这些。

  这时一只指节细长的手“啪”一声扣上笔记本的屏幕,尾巴被拎起的竹鼠发出最后一声嚎叫,黑屏了。

  沈九:我说这阵子网速怎么这么慢。原来是被你看多了,降智。

3.

  洛冰河扛着一箱黄瓜味薯片进门时,柳清歌刚折腾好笼子,两只竹鼠幼崽在笼子里窜来窜去,噪声极其扰民。

  洛冰河:呵,没脑。

  柳清歌:呵,畜生。

  突然两个崽子撞到了笼子的同一角,本就叽歪乱响的笼子终于啪嗒一声。

  翻了。

  沈九站在门外死亡凝视。

4.

  沈九在正式宣布留下两个未来夜宵之前,柳清歌顾左右而言他,原本两句话就能戳到沈九爆炸点,现在支支吾吾一大圈,打的全是擦边球。

  洛冰河十分得意,不过他这次就是看戏也不会再乱拆薯片了。

  沈九沉吟半晌,默认了。

  柳清歌很得意。

  洛冰河:好气啊。

5.

  其实沈九很久之前是养过宠物的,那时候柳清歌和他刚刚入职,洛冰河一个小屁孩还在备战高考。

  沈九不知道从哪抱来一只仓鼠,从某种意义上说来,和竹鼠还有点渊源。

  不过那只仓鼠OOC的厉害,完全抛弃了蠢萌笨拙易推倒的原始设定,走的是皮断腿路线,沈九没少被那小玩意麻烦过。

  那日沈九一只手托着仓鼠,另一只手常在仓鼠头顶盘旋,大有将其撸秃的趋势。当沈九再欲下手之时,仓鼠一个翻身,后脚猛蹬一下,跑了。

  沈九皱眉,看着仓鼠球滚进路边的竹林没了踪影,当即猫着药跑进林子里,弯腰寻了半天。

  最后没寻到,倒是落了个腰酸背痛。

  偶然路过的学生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谪仙般的人物发上拈一片青翠竹叶,眼间的涟漪因竹影斑驳若柔光。白皙脖颈微仰,勾勒出那人逆着光的模糊轮廓。上身的白衬衫略有凌乱,却伴着轻风,如同仙人衣袂。

  沈九“修雅”的名号就此传开,他在那天丢了一只仓鼠,继而收获了“中文系乃至全校最想嫁(娶?)的男性老师之一”的称号。

  洛冰河那时没上大学,没什么印象,柳清歌每每听到类似的言论,表情像被沈九连怼了十句一样。

  谁家醋坛子打了,收回去收回去。

6.

  转眼两只活体宵夜已经在教师公寓待了大半年。崽子们先天不对付,明明笼子里放了那么多竹子,每次却要咬着同一根竹子不松口,经常啃着啃着竹子就被俩崽子抬起来了。

  简直是杠精转世。

  柳清歌批论文一口气批到晚上十点,伸了个懒腰出去看看崽子。刚走到笼子旁边,反常的寂静让柳清歌觉得一定要有什么大事发生。

  洛冰河拽着一根长着毛的细长的不明物体从厨房里探出头来。

  “这只竹鼠太吵了,我们不如……把它拿来炖黄豆。”

  “当然了,没你的份。”洛冰河笑得有些恶劣。

 

7.

  洛冰河其实更喜欢吃味重的食物,只不过沈九最近吃辣食吃太多,上了火,只好弄些清淡的吃食。

  沈九从自己的房间里走出来,听到厨房里抽油烟机的声音乱响,下意识地去看笼子。

  沈九的死亡凝视×2。

  洛冰河的罪行之三:擅自烧了沈九的宠物。

  当晚,洛冰河站在厨房旁看着沈九和柳清歌吃夜宵,流下了伤心的口水。

  最后沈九一拍桌子:“你过来。”

  洛冰河眼里一闪一闪。

  沈九扔下最后一碗汤:“吃不下了,你赶紧吃,不准浪费。”

  洛冰河如临大赦。

8.

  柳清歌无辜,他买竹鼠本来就没有拿来吃的意思。

  为了预防洛冰河那只偷竹鼠的大尾巴狼,柳清歌专门配了把密码锁扣在笼子上,暂时把洛冰河防在了笼子外头。

  沈九自然是知道密码的,这件事和每一个妻子都知道自家大猪蹄的银行密码一样一所当然。只是他每次输入“629”的密码时,总觉得柳清歌的目光不怀好意。

  从此洛冰河来到教师公寓的时间被划分成了一半对一半:一半时间用来和沈九满嘴跑火车,另一半时间用来试密码。

  对此柳清歌先生表示:我要去配个带钥匙的锁。

9.

  最后锁还是没配成,在锁和钥匙到货的前一天,密码被洛冰河试出来了。

  在沈九的第N个死亡凝视下,洛冰河还是放弃了自己的邪恶思想,并向着四好青年的方向进发。

  洛冰河:才不是因为顺着沈九。

  剩下的一只崽子在经历过一次生死离别后,终于能够安心过上吃喝拉撒睡的养老生活。

  沈九:我好累啊,我也想养老。

10.

  沈九继续冷眼旁观两个大屁孩的互怼日常。是的,一个小畜生和一个柳没脑的矛盾再次因为谁是竹鼠他爹的问题让矛盾激化。

  沈九:我是爹,你们当妈。

 

 

  柳清歌:我们不如把这个畜生做成叫花畜生。

  洛冰河:我们不如把这个没脑做成烤没脑。

  沈九:你们都是我的满汉全席。

  两个幼稚园儿童今天还是没有消停呢。

FIN.

(会有原世界观的短毛怪段子!等我慢更。)

冰九沙雕小短漫系列
当冰哥解锁了自拍技能

上课摸鱼,又糙又难看。慎点。

一个脑洞。论短毛怪和竹鼠的兼容性。

毕竟都是吃竹子的。笑哭。

冰柳九大修罗场,柳巨巨负责抓,冰哥负责炒烤炖煮。

有小可爱pick这个梗吗,有我就写_(:з」∠)_

会很慢。


【冰九/冰秋/漠尚】段子。这里的雪只是有点大,我们只是放了六天的假

   现代校园。OOC炸裂天际。
  本文又称“我沈九就算是幸运E也要怼爆你洛冰河”“冰河你别哭为师真的不想看见你的眼泪结冰”“大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你的答案突然跑到了我的面前”,内含剧毒,请自备解毒剂。
  私设有,沈垣是老师,其余是学生,九妹是沈老师弟弟,冰哥冰妹也是兄弟,为什么冰哥冰妹都叫洛冰河因为我懒。
  借此表达一不小心放了六天假的喜悦,在我拨通市长电话之前,学校终于宣布了停课。 

1.冰九的场合——放假前
  “小畜生!你信不信我……”沈九将双手凑在嘴边哈了口气,扭头瞪了眼洛冰河,颇有点气急败坏的意味。
  “怒火根源”洛冰河坐在座位上稳如泰山,左手撑着脸,右手夹着签字笔飞快地转,闻言露出个略带嘲讽的笑容:“你省省吧沈学霸,你干什么我都不会信的。”笔转了好几圈,洛冰河两指突然夹住笔身,淡然开口。
  “你早上‘祝愿’我走路滑倒,说着自己差点摔了一跤。”
  “进教学楼的时候你笑我身上积的雪多,后来才发现你整个肩头都是白的。”
  “就连你刚刚说要拿雪糊我一脸,手刚碰到雪就被你哥训回来了。你说说,这都四个课间了,怎么没见你哥其他时候来,就趁着你跑出去的时候把你逮着了。——你说说你怎么这么倒霉呢,啊?”
  ……沈九在内心翻了个白眼,一点也不想和洛冰河这个小王八蛋说话。
  “……不过照这架势啊……”在被沈九的新华大宝剑灭顶之前,洛冰河话锋一转,“学校肯定要放假吧。”
  一语点醒梦中人般,洛冰河周围一小圈人都想到了这个无比伟大梦幻却又逼真的可能性。
  一传十,十传六十,全班人都开始期待放假。
  然而。
  从上午等到下午,教学楼前的树被压塌了一圈,学校居然连个屁都没放出来。
  沈九揶揄洛冰河:“我看你说的也不是很准。”语气里却有一丝沮丧。
  不哭不哭,我热爱学习,我才没有想放假。
  这种心理安慰一直持续到下午放学,沈九甚至没有听见他哥是怎么宣布放假这一欢天喜地的消息的,他终于在投诉的最后一刻把拨着市长热线的手缩了回来。
  佛系沈九: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回头是岸,放假就好。
  “我猜的准不准?”洛冰河在沈九旁边得瑟。
  沈九心情不错,只是轻飘飘地说了句:“我祝你晚上回不了家。”
  谁知道洛冰河的表情真的变了变:“大雪封路,从学校到我家……今晚是不可能了。”
  哈哈哈哈哈哈……就算沈九装逼多年,在旁人眼中早就留下清冷脱俗的印象,也控制不住自几拍桌大笑。
  但是他没有笑出来,因为洛冰河突然凑近,附在他耳边轻轻地说:“我晚上还待在宿舍,我记得你也是要等你哥忙完了再回家的吧……”
  “今晚据说很冷,我不介意你和我睡一张床。”

2.冰秋的场合——放假中
  沈垣是班主任,根据学校的尿性,他觉得事情一定不会这么简单。
  又根据沈家祖传“一到关键时刻幸运E的一定是我金身不破定律”,沈垣拿着手机看着关于放假期间班主任上班时间安排的信息在教办凌乱。
  次日沈垣全副武装来到学校,拎了一堆保暖衣物塞进沈九的宿舍后就往教室赶。放假期间除了不用早读,在校自习的时间安排和正常上课基本一样。
  教办在教室对面,沈垣核对了人数后感觉到了不对,扭头去了办公室继续核实。打开了办公室门后,只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他的桌子旁。
  洛冰河听见开门的声音,扭头见是沈垣,直接扑过去要抱抱并且埋头。
  沈垣:????????
  沈垣:“冰河……你这是……你怎么不去教室自习?”我还以为怎么了,害老子瞎担心一场!
  “老师……冷……”洛冰河抬起头,可怜兮兮地对着沈垣撒娇。
  沈垣一脸黑线地看着这个比自己还高一点的大男孩哭唧唧的模样,心里有些别扭,然而还是软了软,手不自觉地揉了揉洛冰河还带着点雪的头发:“怎么了?没带围巾什么的吗?”
  怎么可能没带!我刚刚才看见你哥和我弟弟围着一条围巾写作业!你们是兄弟!哪有一个带了一个没带的道理?!
  “那个……带了是带了……可是……”洛冰河声音支支吾吾,眼睛里的小星星越来越亮,“我不想用自己的……”
  说着他亮晶晶的眼神勾上了沈垣脖子上裹着的白色围巾,那模样特别的不可描述……
  沈垣get了。
  哦,想和教室里那两人玩同款游戏吗?
  “不行。”拒绝之后,保险起见沈垣给自己找了条十分说的通的理由,“这样做了,你怎么在教室自习?我怎么在教办工作?”
  “老师……我在教办自习好不好?”洛冰河眼睛眨巴眨巴,又是一副要掉眼泪的小表情。
  …………
  沈垣把围巾在两人颈上围了几圈,草草打理一下才问到:“对了,冰河,你要自习……你的书呢?”
  洛冰河笑容灿烂,从沈垣办公桌的柜子旁拿出了早就放在这里的书包:“这呢,老师。学生考虑事情一直很周到。”把书包掂量几下,松手后继续悄悄地吃着沈垣的豆腐。
  这小子算计好的?????!!!!
  那一天,沈垣又想起了被戏精洛冰河所支配的恐惧。

3.漠尚的场合——放假后
  尚清华觉得冷极了。
  三成原因是较上星期降了十几度的气温,七成原因是他面前面色阴沉得快滴出水来的漠北。
  “大大大大王饶命!小的,小的只是这几天忙于更文所,所以没写完作业,你看你的作业本都摊在桌上了,我就,我就……借鉴,对!借鉴了一下!”
  尚清华目光乱飞,嘴里左一个“大王”右一个“大王”,末了添一句:“大大大大王你看啊,读书人的事,怎么能叫偷,呸,抄呢!”
  至于他为什么要管一个同龄人叫大王呢……可能是因为他偷偷码字被漠北这个好舍友看见了吧。
  看见不要紧,关键是,他码的小说里的人渣反派的原型就是班主任的弟弟沈九……要是东窗事发……完了。
  于是他很有骨气的差点跪下:“大王你行行好就当没看见好不好啊啊啊啊啊啊!”
  漠北:虽然不是很懂,但我比较喜欢他叫我大王。
  尚清华一脸苦逼地啃着手指头补作业,讲实话,在文科班里他也算是吃香的,谁知一碰到数学作业就懒破天际,现在他被一道题卡住了,一支铅笔在题目上不停划着圈圈。
  在一旁的漠北突然发话:“写得怎么样。”
  “有点……”难。尚清华话一出口就拐了弯,这才意识到漠北问的一定是小说写的怎么样,“除了砍了些大纲,其他还可以……大王大王!我写到你出场啦!”若不是他还在和数学题苦苦争斗,怕是已经要手舞足蹈了。
  “怎么样?”漠北的声音突然提高八度。
  “超帅的我跟你说!又高大又威猛!”虽然这时候还是个魔族小少爷。
  “而且超强的!除了比主角差了那么一点点点点点……打败其他人都不是问题!”
  “诶!你知不知道那种冰系法师的强大!对对对!控冰的那种!比现在外头那些冰溜子强多了!大王,你知道吗?我给你的设定就是那种超——级牛的能力!”尚清华不知道用了多少个“超级”,但是在大王面前,他莫名不想提“强大无比”“恐怖如斯”这些字眼。
  漠北似乎很满意的样子,尚清华瞅了他一眼,立刻低下头与数学题继续对峙,又听见漠北低低的声音。
  “书里,让我对你……好点。”
  “咦?”尚清华抬头,一脑袋的数学公式顷刻间被抖出大脑。
  “没什么。”漠北扭头轻咳一声,转过头来又是标准的冰块脸。他拿起桌上写得工工整整的数学作业向尚清华桌上扔。
  “给你‘借鉴’一下。”
FIN.
捂脸遁走。
 

【冰秋】洛爸爸一定是一个好助攻。

现代背景。
高中毕业生冰×老师秋
天琅君出没。
私设诡异,OOC慎入。
一发完结。

  洛爸爸发现了一个很恐怖的事情。
  他的好儿子洛冰河在考前最后一个有课的下午回到家的时候,脸上很明显有被打的痕迹,胳膊上贴着创可贴,小腿上一片显眼的淤青随着他的走动晃来晃去。
  这死孩子是被谁打了?洛爸爸不由得很惊讶顺便开始崇拜那个可以打伤洛冰河的人。毕竟洛冰河从幼儿园打到高中,眼看现在快和这破烂高中say goodbye了,也没看见有谁在打架方面真能和他处于一个水平的。当年洛冰河在初三经历叛逆期的时候,洛爸爸可是跟他来过一次,从此洛爸爸发现这个大龄小白花居然有些深不可测(虽然还是怼赢了这傻小子。)。
  然而最恐怖的不是这个,洛冰河这种捧着一颗blx的中二少年,被别人打成这样理应是一副“我一定还会回来的”的架势,但是……谁能告诉我这小子相当轻松地一脸傻笑地走进家门是什么鬼啊!吓死个人好吗?!
  洛爸爸很自然地回过头去,若无其事地去帮苏妈妈洗菜了,高考后还有一整个暑假呢,到时候问也不迟。

  然而洛爸爸低估了这件事情的知名度,以至于他提早了很久就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高考前苍穹中学的毕业生是要放三天假的,苏妈妈格外温柔地问了她家的大龄儿童洛冰河想吃什么,问完之后洛爸爸就拿着老长一条购物清单在楼道里风中凌乱。
  为了家里一个毕业生,忍了吧,科科。
  租的房子走到苍穹中学只有几分钟,左右邻里基本上都是学生和陪读的家长。洛爸爸正要走进电梯,隔壁一家的门正好也开了,同样走出来一个拿着清单的老爸。
  两家人不算陌生,家里孩子都是要高考的,自然有共同话题。两个被撵出去买菜的老爸碰到一起,共同话题立刻就多得快溢出来。
  “那个,老洛啊……你家冰河昨天真勇敢啊。”
  洛爸爸看着清单上洛冰河龙飞凤舞的字,恨不得把这张破纸盯出个洞来:“啊?勇敢?那孩子一直挺有勇气的。”
  “你不知道昨天出啥事了吗?”
  “啊?”洛爸爸表示我很无辜我那智障儿子什么也没说只顾着傻笑了啊。
  这位热心老爸一路跟着洛爸爸走到菜市场,顺便给洛爸爸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校园中白花花的一片,试卷从各个楼层上被扔下来,在地上铺了厚厚一层,从苍穹中学某班发出的尖叫声把不断落下的白色纸片惊得四散纷飞。
  “快看!洛冰河跟沈老师表白啦!”
  “我靠靠靠!还带这种操作?”
  诸如此类的话语在一整个楼层响起,慢慢波及到整栋楼。
  洛冰河惴惴不安地望着沈清秋,外面的嘈杂更甚,不断有人涌进班里。他想了想,才开口道:“那个……老师,您愿意吗?”
  沈清秋快被洛冰河逼到黑板上,衣角差点擦掉刚刚他才写上去的“高考加油”里“油”字的一笔。终于,他叹了口气,认命似的扔掉了自己的老脸,朝着洛冰河深深地点头。
  我真的好害怕这孩子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哭出来啊!怎么办!
  “沈老师点头了!点头了!”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句,人群里爆发出一阵欢呼,来自四面八方的掌声跑进沈清秋的耳朵里。
  希望围观的这一群都是不会复读的毕业生,不然下个学期我都不用见人……了。
  沈清秋这么想着,突然身子一轻,洛冰河就这样用公主抱的姿势搂住他的腰身把人横抱起来。
  我靠。
  欢呼声一浪接着一浪,围观的学生很自觉地让开一条道,一路上都有人开路护送着洛冰河把沈清秋抱到语文组办公室。
  ……


   “等等,那他身上的伤……”洛爸爸很赞赏洛冰河的勇气,眉毛都微微上挑了一点。
  “哦,这个嘛……你家冰河刚把他们班班主任沈老师送到办公室里,沈老师的远房亲戚,啊就是体育组的柳清歌柳老师突然冲过来,一路把他追打到操场……”
  哦,被体育老师打的啊,嗯,看来这体育老师的拳脚功夫还是不错的。
  洛爸爸就这样开始想以后制不住这孩子的时候要不要把这位柳老师喊来帮忙。
  身为一位父亲,这真是丧(gan)心(de)病(piao)狂(liang)。

  高考结束的当天,沈清秋建议全班人都去KTV浪一浪,得到了积极响应。
  洛爸爸在家里乐得清闲,洛冰河不在家,顺便还能培养培养他那傻小子和未来儿媳的感情。
  晚上将近十二点,洛冰河还是没有回来。洛爸爸难得有一次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等人。
  突然敲门的声音响起,洛爸爸扔下遥控器去开了门,然而在门外的不止是他家的傻孩子,还有一个相当年轻的青年人。
  沈清秋冲着洛爸爸尴尬地笑:“您好,我是冰河的班主任沈清秋,冰河他今晚……有点喝多了,所以我送他回来了。”
  洛爸爸突然意识到这个未来儿媳是个男的。
  没事——男的又怎样,反正能把洛冰河吃得死死的就行,别让这小子长大了还三番五次地来找他的事。
  沈清秋把睡得昏天黑地的洛冰河仔仔细细地安顿好之后,洛爸爸也知道了洛冰河是喝啤酒喝醉的,末了在心里暗笑:弱鸡!
  时间不早了,沈清秋也没有多停留就走了,在沈清秋走进电梯的前一刻,洛爸爸在门外看着门还没关的电梯,欣慰地低声道:“不错。”
(沈老师:不错什么?等等冰河他爸不会知道了吧啊啊啊啊啊啊!我靠我的老脸不要了啊啊啊啊啊!
全世界都知道你们的事了啊沈老师。)
END

梗源自预科班的同学,他们学校有人在中考前上课的最后一天向他的英语老师告白,然后还公主抱了,弄得全校皆知。
当然被柳巨巨一路追杀到操场是我自己的脑洞。_(:з」∠)_